【两性情感】自从当了“坏”女人,我的日子好过多了

小编 0 条评论 2021-06-04 22:28

川端康成曾在《雪国》里写道:

“女性之脆弱,仿佛只有诉诸于眼泪和律法,才能得以保全。”

一直以来,女人的宿命便是谨慎地活在条条框框里,以成全一生“静好”。

可电影《第十一回》却呈现了几位敢于打破条条框框的“坏女人”。

由周迅饰演,掌管家中财政大权、动不动就对丈夫“家暴”的金财铃;

为逃脱不幸福的婚姻,和爱人在拖拉机底下殉情的赵凤霞;

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莫过于话剧团里的女演员贾梅怡。

她和导演因戏生情,直到东窗事发,才发现对方早有家室。

导演妻子得知此事,二话不说就要来打她。

明明是渣男背叛家庭,却把矛头都指向同为受害者的贾梅怡。

而贾梅怡却毫不示弱,揪住导演妻子的头发说:

“把事情闹大,看谁更难看!

我被渣男欺骗了感情,自然会痛定思痛,但也容不得把责任都推到我的头上。”

这和世俗观念中“好女人”的表现大相径庭。

但若生活中只剩忍气吞声的“好”,未免太乏味了一些。

存有几分潇洒从容的“坏”,才不失为一种高级的活法。

作家刘娜曾收到一位读者的来信。

这位读者一直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。

作为妻子,她又忙工作,又忙家务。

为了还车贷房贷,连衣服都是穿妹妹旧的。

作为妈妈,两个女儿她一手带大,从没让丈夫操过心。

可她万万没想到,自己为家庭付出一切,换来的却是丈夫出轨。

纵然痛苦绝望,但一想到孩子,她又选择委曲求全。

一边在孩子面前强颜欢笑,一边在丈夫面前泪流满面,哭求他能够回归家庭。

就连在给刘娜的信中,也是一遍遍反问:

“是我不够好吗?我没尽到妻子和妈妈的责任吗?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刘娜意味深长地回复说:

“你哪里都好,但有一点不好,就是你太好了!”

这份“太好”,恰恰是一直以来,伴随女孩成长的规训:

别人男孩子闹,你怎么也跟着不懂事?

你这么要强,看以后哪个男人敢娶你!

都是当妈妈的人了,也不收收心思到家庭上!

在预设的角色里,讨好所有人。

仿佛只要不是完全温柔、完全顺从,一个女人便是离经叛道,便是“不好”的。

但其实,女人在成为好女儿,好妻子,好妈妈之前,首先是成为好的自己。

有句话说得好:“好女人空得一个‘好’字,‘坏女人’却得到所有。”

处处委屈自己的好女人会惹人心疼,却难得被珍惜。

因为当别人习惯了她的懂事温顺,便不必顾及伤害她的成本。

“坏女人”却从不因为别人而委屈自己,想要什么就放手去追,心有愤懑便不吐不快。

她们直面自己的欲望,接纳自己的情绪,最终一切如愿以偿。

女人这一生,“好”若太苦,不妨“坏”一点。

不委屈,不迁就,才能拥有真正想要的生活。

《飘》里的郝思嘉,在周围人眼里,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坏女人”:

不接受爸爸推荐的男人,只对心仪之人剖明心迹,哪怕对方已宣布订婚;

穿着丧服参加舞会,为了尽兴跳舞,大胆接受名声饱受争议的男人的邀请;

嫁作人妇,不在家相夫教子,却在外抛头露面,独自经营生意。

然而,细数她做的这些“坏事”,并非是伤害了谁,只因她是女人,便不该如此。

可在那战火连天的时局,郝思嘉曾经历亲人流散,家园寥落。

这时,那些规劝她做“好女人”的人,都不曾给她依靠。

而是她不顾世俗偏见,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,才得以将生活过得蒸蒸日上。

试问同样的命运,加诸性格截然相反的女人,结果又会如何?

早早屈从于一门没有爱情的婚姻,在动乱的时局中随波逐流,以忍辱负重的姿态,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?

倘若“好女人”的标准便是如此刻薄,又如何能怨女人逐渐变得凉薄。

亦舒曾说:“人这一生的幸福和安全感,本质上要自给自足。”

越来越多的女性,俨然便是如此。

她们的生活不依靠讨好世界,而是想要什么,全凭自己争取。

她们有温柔隐忍的一面,却也懂得让得寸进尺的人付出代价。

她们不安于那些“适合女孩子”的安稳工作,对各种催婚的声音也置若罔闻。

她们并非有意与世界对抗,只是比起拘于条条框框,她们更想要肆意洒脱,漂亮无惧的人生。

若这便是世人所认为的“坏”,那不妨让她们一直坏下去。

前些天,佟丽娅和陈思成离婚的新闻,牢牢占据着热搜。

网友们纷纷祝福佟丽娅,就此翻开人生的新篇章。

可在父亲和前夫看来,她显然是变“坏”了。

记得在婚礼上,佟丽娅的父亲特意叮嘱她:

“你嫁过去了,就要恪守妇道,认真听话。”

起初佟丽娅也努力扮演着“好女儿”、“好妻子”的角色。

哪怕丈夫出轨的丑闻曝光,也要忍辱负重,强颜欢笑地回应说:“只要回家就好。”

然而一忍再忍,没有换来对方的痛改前非,只换来一句“她适合做老婆,漂亮又懂事。”

在这个过程中,佟丽娅逐渐发生了变化。

她不再依托于丈夫去生活,而是她跳出贤妻良母的人设,全力发展自己的事业。

主演《超时空同居》,成为当年TOP10的卖座电影。

主持2020年春晚,沉稳大气,惊艳四座。

亲自担任策划并领舞《在远方,在这里》,在国家大剧院留下华丽一笔。

短短几年,她从初遇陈思成时那个缺乏安全感的女孩,成长为敢于对腐坏婚姻说不,果断止损的女人。

波伏娃曾在《第二性》中说:

“男人的幸运在于,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,必须踏上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;

女人的不幸则在于不被要求奋发向上,只被鼓励顺坡而下,接受生命的一切。”

她们明白,人生的主动权,终究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
而不是在讨好的关系里泪珠盈睫,苦盼垂怜。

如果好女人就意味着要忍辱负重地过一辈子,不如拥有被讨厌的勇气,做个敢爱敢恨的“坏女人”。

可以有些小情绪,也可以有些小自私,哪怕被人看不惯也无所谓。

因为终有一天,“坏女人”们会狠狠打脸那些看不惯她们的人:

对不起,让你们失望了,这些年我活得这么好。

知乎上曾有个很热门的问题:“为什么觉得现在的好女人越来越少?”

高赞回答如是说:

“如果你觉得温柔贤惠,任劳任怨,哪怕你拈花惹草,也得顾全大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是好女人的话,那么越来越多的女人会让你失望。

如果你觉得不考公务员,不肯回归家庭,事业自己拼,有钱自己花就是坏女人的话,那我希望她们能一直坏下去。”

深以为然。

无论是男是女,这一辈子的终极目的都不是活出满分的人生,而是活出满分的自己。

人生上半场,若已在隐忍妥协的好女人剧本中度过,余生,就请别再委屈自己。

点个【在看】,做个“坏”女人,幸福会如期而至。

女人“坏”一点

生活才能好一点

下一篇:没有了
上一篇:【两性情感】重庆救两名落水儿童被冲走的老师已遇难,朋友:他从小就有正义感
相关文章
评论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