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两性情感】康熙是他表哥,一生为情所困,给亡妻写诗,惊艳世人300年

小编 0 条评论 2021-05-18 08:55

他出生豪门,父亲是一代权相,表哥是康熙皇帝。

出生在如此富贵的家庭中,并没有让他的一生过得快活,反而是他矛盾人生的根本所在。

他是清初第一词人,纳兰性德。

给好友的书信中,他曾写到:

“人各有情,不能相强,使得为清时之贺监,放浪江湖;何必学汉室之东方,浮沉金马乎?”

贺监就是贺知章,为人旷达不羁,自称四明狂客。

晚年时,他不留恋朝廷的高官厚禄,而是选择告老还乡,寄情山水。

东方朔是汉武帝时期的一个宫廷文人,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取悦皇上。

纳兰希望自己能像贺知章一样做个江湖狂客。

奈何生在帝王家。

“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。”这是他给自己的评价。

1人生若只如初见

十几岁的纳兰,有过一段缠绵悱恻的初恋。

这段初恋故事的女主角,坊间有很多版本的猜测,其中有两个猜测是比较受大家认可。

他的表妹,或者是他的丫鬟。

女主角:表妹

他们会分手,是因为表妹被选上了秀女,进宫成了康熙的妃子。

一道宫墙隔开了两个相爱的人。

很多的电视剧中,很多关于纳兰的爱情纠葛剧情,都会取材于此。

女主角:丫鬟

公子与丫鬟,可两人之间不是只有身份的悬殊。

清朝一直到乾隆年间才废除满汉不能通婚的规定。

所以,这是一段在开始时就可以预测到失败的恋情。

无论女主角是谁,她都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记。

曾经有多甜蜜,后来就有多自责。

这段感情的失败,是他一生都难以释怀的隐痛。

以至于后来回忆这段感情时,发出“月似当时,人似当时否?”的无奈感慨。

2一生一代一双人

纳兰不是一个纨绔子弟,他天资聪颖,有才华、有抱负,他想在仕途上大展宏图。

他17岁进最高学府国子监读书,18岁就中举人。

19岁那年通过会试,可在最后一关殿试时名落孙山。

是他的才华不够吗?

当然不是。

古话说,身体才是奋斗的本钱,纳兰他就吃了健康的亏。

在殿试的前夕,纳兰突犯寒疾。

这时,他本应该在皇宫的正殿上,与新科进士们一起,在皇上面前施展才华。

而现在,他只能躺在病床上,看着别人蟾宫折桂。

失恋,事业又不顺在这样的双重打击,让本来意气风发的少年纳兰,突然跌落到人生低谷。

“总会有一个人的出现,让你原谅生活之前对你的所有刁难。”

纳兰很幸运,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,一个女子走进了他的生命,她的出现像冬日的暖阳,温暖着他。

她是他的结发妻子,卢氏。

门当户对,才是爱情婚姻的基础。

卢氏的父亲是两广总督卢兴祖,也是名门之后,在家世上与纳兰可以说是门当户对。

她是大家闺秀,可又不是一般传统意义上的大家闺秀。

她父亲被任命为广东巡抚时,年幼的卢氏跟随着父亲一起南下到广州生活了几年,后来父亲调回北京,她也就跟着回了北京。

与足不出户的京中小姐们相比,她多了份见识。

纳兰在形容与妻子相处方式时,写道“赌书消得泼茶香”,这是取自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的夫妻生活。

由此可见,卢氏是个才女。

她生气时的样子呢,纳兰这样写道“薄嗔佯笑道,若不是恁凄凉,肯来么?”

她轻声责怪道,如果你不是觉得寂寞了,你会想起我这个老婆吗?

由此可知,卢氏温柔且娇媚。

纳兰有一组七言绝句的诗,这组诗叫《艳歌》,其中有一句“洛神风格丽娟肌”。

他把卢氏比作洛神,可以看出卢氏是个大美人。

卢氏用自己的人格魅力一点点征服了纳兰的心,她温柔体贴、善解人意,她才华横溢又与纳兰精神相通。

可是幸福总是短暂的,三年后卢氏因为难产而引发的一些病症去世了。

这一年是康熙16年5月30号。

卢氏的离开,差点击垮了纳兰。

“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,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。”

若有来生,还能与你再相逢。

“知己一人谁是?已矣。赢得误他生。”

佛主,请您慈悲,听听我的愿望。

“手写香台金字经,惟愿结来生。”

3而今才道当时错

纳兰30岁时,在好友顾贞观的引荐下,认识了江南才女沈宛,两人一见倾心。

《金缕曲》中,纳兰这么写道:

“两鬓飘萧容易白,错把韶华虚费便,便决计,疏狂休悔,但有玉人常照眼,向名花、美酒拼沉醉。”

我已经虚度光阴很久了,现在我下了一个决定。

我不想再去理会那些世俗的条条框框了,我也要狂放一把。

我要与玉人、美酒、名花一起沉醉一生。

沈宛的出现让纳兰的生命再度鲜活起来了。

然而,相爱容易,相守难。

身份低微的沈宛,根本进不了纳兰的家门啊。

她做了纳兰的外室,身份比妾还低。

生活中不是只有风花雪月,还有柴米油盐。

纳兰的生活也不是只有爱情,只有沈宛,他还有工作、朋友、一个他真正名义上的家。

而沈宛呢?她只有纳兰。

“醒来灯未灭,心事和谁说,只有旧罗裳,偷沾泪两行。”这是沈宛的词。

她在半夜醒来,灯未灭,人未来。我一肚子的话没有人可以说,只能默默地流下眼泪。

两人相处短短几个月后,就分手了。

“而今才道当时错”,有些相遇也许一开始就是错的。

沈宛离开不久,纳兰就病倒了。

因为寒疾发作,他连续7天没有发汗。

他去世的那一年,31岁。

那一天也是5月30日,那一天是妻子卢氏的祭日。

“一往情深深几许”,也许那里才是他想去的地方,有她的地方才是他的家。

作者:九酒酒,汤小小57期基础班学员。图片来源于网络

下一篇:【两性情感】别留着前任的微信了。
上一篇:【两性情感】话别说太满,钱别花太快,脾气别乱发
相关文章
评论
返回顶部小火箭